益阳市国资委网站 - www.yygzw.gov.cn  
<<   返回首页 :公益活动  |  招商动态  |  国有资产经营公司  |  创建文明卫生城市  |  创先争优  |  党的群众路线教育  |  棚户区改造  
     
  产业是经济社会运行的主要内容,有利于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产业结构,是建设“两型社会”的经济支撑。所谓产业引导,即构建引导主体运用各种手段和方法对产业经济活动
进行导向、激励和约束的行为体系,它由经济利益驱动、产业环境拉动、政府经济激励和法律道德约束等方面的内容构成。产业引导的目标是产业结构的优化、“两型产业”的进入、
高能源和高污染产业的退出或改造。从试验区的产业引导体制机制来看,中央、省、市政府职责存在某种程度的错位,中央政府的引导力量较弱,而地方政府的引导又以行政手段为主;
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存在困难,人为地分割要素市场和无序竞争,产业引导的组织机构和功能不健全,政出多门导致引导的绩效比较低;市场调节的基础性作用发挥不充分,政策激励和
约束缺乏力度。
 
     
 
    构建试验区产业引导体制机制的总体思路,就是在引导主体上坚持市场机制的
基础作用并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,完善城市间的合作机制;在引导对象上深化
现代企业制度建设,构建企业与政府的良性互动机制;在引导手段上,充分运用经
济手段,完善产业引导的激励机制。具体地说,首先,要以市场引导为基础,健全
价格机制,推进水、电、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改革,促进资源产业竞争机制的形成;
健全公共参与机制,完善听证制度和民意调查制度。其次,要以政府引导为主导,
完善法规体系,制定产业升级条例和“两型产业”标准体系;完善经济激励机制,
建立产业发展利益共享和补偿机制;发挥政策导向作用,鼓励和支持“两型产业”
的优先发展。在当前的实践中,应该根据“两型社会”的产业发展目标,制定和实
施试验区的产业发展规划和政策,制定和实施《促进产业升级条例》以及“两型产
业”标准体系,合理设置产业准入条件,并建立能耗和污染严重产业的退出机制;
建立产业调整和升级的引导基金,由政府和金融机构共同出资,并吸纳投资机构和
社会资金,以股权或债权的方式投资,重点支持“两型产业”和“两型企业”;对
某些产业实行特许经营,建立产业废弃物回收和再资源化体系,促进循环经济再生
产业的发展。
 
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

   1 适用范围

  本标准规定了“两型”企业在资源节约、环境友好、绩效表现及创新能力四个
方面应达到的要求。
   本标准适用于益阳市“两型”企业的建设、管理、验收。

   2 规范性引用文件

  本标准引用了下列文件中的条款。凡是不注日期的引用文件,其有效版本适用
于本标准。
   国家发展改革委《关于批准武汉城市圈和长株潭城市群为全国资源节约型和环
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通知》(发改经体〔2007〕3428号);
   《湖南省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规划条例》(湘两型〔2009〕4号);
   《创建“国家环境友好企业”实施方案(试行)》(环发〔2003〕92号);
   《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》(国发〔2007〕15号);
   《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》(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令
第14号);
   《清洁生产审核暂行办法》(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令第
16号);
   《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》(国科发火〔2008〕172号);
   《工业企业厂界环境噪声排放标准》(GB12348-2008);
   《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建设规划》(环发〔2004〕16号);
   《企业绩效评价标准值2008》;
   《中国科技统计年鉴2008》。

   3 编制内容

  “两型”企业建设标准指标体系框架包括:资源节约、环境友好、企业绩效和
创新能力四个分指标体系

 
生态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。环境约束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制约因素。完善生态环
境保护的体制机制是“两型社会”建设体制机制创新的重要内容。从试验区的情况看,经济增长
优先的模式导致了对生态环境的忽视,条块分割、各自为政的治理体制使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效
率较低,在保护作为公共资源的生态环境方面存在“政府缺位”现象,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
发挥不够充分,企业和居民的环境意识不够强,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自觉性也不够高,从而导致
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的现象比较严重。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必须在完善体制机制上下功夫。
 
  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,应当将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和资源型政策有机结合起来,健全和完善
体制机制。具体地说,第一,要构建城市群“环境同治”一体化的体制机制,制定统一的环境保
护地方性法规,完善污染物排放标准体系;编制城市群生态建设规划,建立城市群一体化的垃圾
处理体系和城乡一体化的垃圾处理网络;建立环境监控信息共享平台,完善协同监控管理体系,
实行强制清洁生产审核和全过程污染控制;制定绿色产品标准体系,推行绿色产品认证和消费扶
持政策。第二,建立区域性生态环境补偿机制,实施污染物排放总量初始权有偿分配、排污许可
证、排污权交易等制度,在试验区设立排污权交易市场,推进环境保护的市场化运作;建立生态
补偿专项资金,开展生态环境补偿试点,做好重点地带的补偿修复。第三,健全环境保护的激励
和约束机制,综合运用价格、税收、财政、金融等经济杠杆,有效地促进企业减少污染排放;完
善节能减排的指标体系,健全监测和考核体系,并投入资金支持淘汰落后产能。第四,构建城市
群统一的环境保护执法机制,实现市与市之间、城乡之间的统一执法,健全环境保护公益诉讼的
相关制度,建立环境保护执法联席会议和联络员制度,加大环境保护的执法力度。第五,建立江
河流域综合治理机制,加强水域环境污染联防治理和流域生态保护;制定长江流域和湘江流域区
域性水污染综合防治方案,包括总量控制和监督管理方案,并创新投融资模式,探索跨区域的江
河流域治理市场化模式。同时,要真正发挥政策体系的作用,还必须切实调动企业、政府和居民
的积极性,使环境保护的主体产生自觉的行动。
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
      自国务院批准设立武汉城市圈“资源节约型”、“环境友好型”社会(以下简称“两型社会”)建设综合配套
改革试验区以来,圈内基础设施、产业布局、区域市场、城乡建设、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“五个一体化”建设和一
批重大项目已经启动。统计显示,武汉城市圈已成为湖北省经济社会发展和中部崛起的快速增长极,“龙头”作用
和战略支点地位初步显现。2008年,武汉城市圈地区生产总值达5557.24亿元,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60.7%。
   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,是经济运行的血脉,加快金融改革与创新,关系到武汉城市圈“两型社会”建设的全
局。从目前情况看,武汉城市圈金融服务能力“两型社会”建设的要求还不太适应。一是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例
失衡。资本市场发展相对滞后,金融产品种类偏少,融资方式单一。二是中小企业融资渠道狭窄、融资难的问题未获
根本解决。金融机构向中小企业累计贷款额度比例偏低。三是金融生态环境建设滞后,经济总量偏小。基于上述,我
们必须加快金融改革与创新,大力拓宽金融服务路径,以助推武汉“两型社会”建设快速发展。
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,提高直接融资比重。一是有效利用资本市场。鼓励并支持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发行股票融资,按照“储备一批、辅导一批、上市一批”的发展思路,
大力培育上市后备资源,积极推进企业上市;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平台,优先推动圈内汽车、钢铁、石化、装备、纺织、食品、建材、新能源、电子信息、生物、金融、现代物流、
文化等具备一定竞争力的企业上市融资;积极推动市场并购重组,采取有效措施,鼓励和支持企业通过买壳或收购控股上市公司实现上市。二是大力发展创业(风险)投资。通过政府引导、
扶持和有限参与,鼓励企业、金融机构、个人、外商等各类投资者积极参与风险投资。